青岛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文章详细

如何正确给合同违约金进行定性

发布时间:16-02-19 09:14:30 青岛企业法律管家网
《合同法》第114条约定违约金的性质得由当事人自由约定。对违约金的性质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当事人可以通过补充协议方式来约定或者明确违约金的性质。不能达成补充协议,应当通过补充性解释来确定违约金的性质,仍不能确定约定违约金性质的,应当认定约定违约金的性质是赔偿性为主、处罚性为辅的违约金。《合同法》第114条第3款是赔偿性违约金,不是惩罚性违约金。《合同法》第114条第1款“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得出的损害赔偿额是赔偿性违约金。
 
原《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合同法》第35条“当事人一方违反经济合同时,应向对方支付违约金。如果由于违约已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超过违约金的,还应进行赔偿,青岛企业法律顾问李瑞庆律师--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执行主任,目前是青岛市较年轻的合伙人律师,知名青岛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山东省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委员,半岛都市报律师服务团成员,服务于青岛市、城阳区、即墨市、高新区等企事业单位。补偿违约金不足的部分。对方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应继续履行”之规定将超过实际损失数额的违约金视为惩罚性违约金,是继受前苏联民法精神的结果。《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经济合同法》第20条第2款“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视为违反合同的损失赔偿,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或者低于违反合同所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仲裁机构或者法院予以适当减少或者增加”之规定明确将违约金定性为损害赔偿。
 
这主要是因为违约金作为合同法上的制度,主要是调整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即一方当事人与对方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也可以说私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对合同当事人之间的利益关系进行法律协调的最重要的规范就是任意性规范,这也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结果。既然是调整合同当事人之间“私”的利益关系,而不涉及当事人与合同关系以外的特定第三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合同当事人的利益与公共利益之间的关系,法律自然没有通过授权第三人规范或者强行性规范进行调整的必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114条规定:“当事人可以约定一方违约时应当根据违约情况向对方支付一定数额的违约金,也可以约定因违约产生的损失赔偿额的计算方法。”“约定的违约金低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增加;约定的违约金过分高于造成的损失的,当事人可以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适当减少。”“当事人就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的,违约方支付违约金后,还应当履行债务。”本条规定与《经济合同法》第35条和《涉外经济合同法》第20条第2款规定明显不同,本条规定的违约金是何种性质的违约金,理论界和实务界素有争议:有的认为是赔偿性的,有的认为是惩罚性的,有的认为两者兼有。
 
根据违约金规范目的之不同,可以将违约金区分为赔偿性违约金与惩罚性违约金。而当事人对于是否约定违约金、约定何种类型的违约金以及如何约定违约金,则是自由的,法律原则上并不禁止。惟各国法律对于此种违约金的自由,并非绝对的放任,就违约金的自由来说,对于当事人来说是必要的,并在其违约场合要求债务人支付违约金以示惩罚,或者出于避免将来证明损失及因果关系的困难,允许当事人自由约定违约金,只要当事人的约定于公的利益及他人私益无损,而这种违约金的自由,想必自法之经济分析的角度,也可以被证明是有效率的,值得赞同和肯定。对于违约金的自由,并非没有限制。没有不受限制的“契约自由”,防止一方当事人滥用此种自由,使之异化为压榨另一方的工具,借此获取不正当的利益。
 
违约金属于当事人意思自治的产物,当事人是否约定违约金、约定何种类型的违约金、约定何种性质的违约金、如何约定违约金是当事人意思自治的结果,法律原则上不加以禁止,违约金主要是约定违约金。即使是法定违约金,从规范的类型上看,也基本属于任意性规范,即适用与否由当事人自由选择的规范,或者说通过当事人的约定而排除其适用的规范。
 
违约金要受到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限制。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不是绝对的,当事人的的权利要受到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的限制,因此才可能存在违约金数额的调整规则,否则便没有其存在的理由。但是,这种限制不应成为常态,否则便违背意思自治这一合同法的基本原则,有舍本逐末之嫌。违约金是指由当事人约定或法律规定的、在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合同时向另一方当事人支付的一笔金钱或其他给付。违约金的客体除了金钱之外,还包括“其他给付”,主要包括物。
 
按照违约金的不同发生原因,可以把违约金区分为约定违约金和法定违约金。约定违约金是由当事人在合同中约定的违约金。如《法国民法典》第1226条是约定违约金条款、《德国民法典》第340条第1款、第342条为约定违约金、《日本民法典》第420条第1款、第421条为约定违约金;青岛企业法律顾问李瑞庆律师--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执行主任,目前是青岛市较年轻的合伙人律师,知名青岛公司法律顾问律师,山东省律师协会专业委员会委员,半岛都市报律师服务团成员,服务于青岛市、城阳区、即墨市、高新区等企事业单位。我国台湾地区“民法”第250条第1款、第253条是约定违约金。我国《民法通则》第112条第2款和《合同法》第114条第1款和第2款也是约定违约金,正如上文所言,违约金主要体现为约定违约金。
 
除了逾期付款违约金这种法定违约金之外,我国相关行政法规和规章中也有法定违约金的规定。在司法实践中,有的法院明确规定不承认某些类型的法定违约金,只有将违约金计收标准即法定违约金订立在合同中的,才可视为当事人在合同中对违约金的计算标准有明确约定。


您可能也对一下文章感兴趣
青岛企业法律管家网由青岛资深律师,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李瑞庆律师及其团队创建,团队分为公司法律事务纠纷处理团队、婚姻家庭律师团队、房地产纠纷团队、知识产权纠纷团队,团队成员竭诚为广大客户提供专业服务。
青岛公司法律顾问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