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文章详细

医院未告知注射风险且未留守观察患者反应致其

发布时间:16-09-16 18:14:49 青岛企业法律管家网
医院未告知注射风险且未留守观察患者反应致其死亡应予赔偿

原创   法律家

【争议焦点】
医疗机构在未告知注射风险的情况下为患者注射药物,且在患者因注射出现不良反应后未对患者进行必要的留守观察,最终导致患者死亡,对此医疗机构应否承担赔偿责任。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北京x医院赔偿原告李xx医疗费285.03元、交通费400元、丧葬费10 083元、死亡赔偿金220 954.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 000元、住宿费1 040元、误工费320元;驳回原告李xx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旨】
医疗机构未经告知注射风险,即对患者实施注射治疗,应认定医疗机构未尽合理告知义务,侵犯了患者享有的知情同意权。患者在接受注射治疗后发生不良反应,而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未能对患者进行留守观察,最终导致患者死亡的,应当认定该医疗机构未尽注意义务,具有过错。在此情况下,医疗机构应当对其侵犯患者知情同意权及未尽注意义务的过错行为承担赔偿责任。

【法理评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因医疗活动关乎患者的生命权、健康权,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应当负有严谨的审慎义务,故在医疗活动中,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应当对治疗过程中以及此后可能发生的危险负有向患者告知的义务,以此保证患者及患者家属在知晓医疗风险的情况下,自由作出选择医疗方案的权利。若医疗机构未能履行合理告知义务,则将侵犯患者的知情同意权,并应依据前述法律规定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医疗机构在对患者注射药品前,未告知患者及患者家属注射后的风险,即在未征得患者及患者家属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对患者实施注射治疗,应认定医疗机构未能履行告知义务,侵犯了患者的知情同意权。患者在医务人员为其注射药品后发生不良反应,医务人员亦未履行审慎的注意义务对患者进行留守观察,最终导致患者死亡的,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具有过错,且该医疗过错与患者的死亡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在此情况下,医疗机构应当依据《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对患者的死亡后果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器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
第二十二条 侵害他人人身权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被侵权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 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
【法律文书】
民事起诉状 民事答辩状 律师代理意见书 民事一审判决书



《民事判决书》
原告:李xx。
被告:北京x医院。
患者李x,男,2010年11月12日因“胸疼十天”前往北京x医院就诊。当日上午11时医生对李x病情作出初步诊断为“胸椎病变待查”,处理措施为“诊断性神经阻滞(右t7,t8椎旁神经阻滞)”,并开具了处方“盐酸利多卡因注射液、氯化钠注射液、复方倍他米松注射液和注射用腺苷钴胺”。中午12时20分左右,李x进入注射室侧卧在治疗床上,医生在没有告知医疗风险的情况下,给李x进行了注射。注射后,护士催促家属将患者扶到轮椅上,推出治疗室。李x身体蜷缩在轮椅上,不能站立,表情异常痛苦,目光呆滞,不能说话。家属见李x状态异常向医生询问时,护士告知“这是心理作用,自行观察15分钟后没什么事就可以走了”。此时,王医生及其他护士已相继离开,并无任何医生及护士在李x身边留守观察。12时45分左右,李x症状并无改善,身体仍难直立,表情痛苦,但家属出于对医院及医生、护士的信任,相信李x会慢慢好转,便准备带李x回家。12时50分左右,家属推着李x出了门诊楼尚未离开医院,发现李x已经嘴唇发紫,头部下垂,身体从轮椅上滑落,同时呼吸减慢、意识已丧失,家属立刻将李x送往急诊抢救室,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李xx认为:医院医务人员在对李x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明显过错,直接造成了李x死亡的严重后果。2011年2月22日,李xx作为原告将医院告上法庭,要求院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包括:医疗费712.57元,交通费6 507.13元,丧葬费25 207.50元,死亡赔偿金552 387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 000元,请求赔偿金额共计784 814.20元。
李xx认为被告医院的医疗过错行为不仅侵害了李x的生命权,而且给原告带来了极大的精神伤害。根据《民法通则》、《侵权责任法》、《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为保证原告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故诉请法院判决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件审理中原告指出:
第一,《侵权责任法》第55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而被告医生实施“胸椎椎旁神经阻滞术”前没有向患者及其家属说明医疗风险,也没有取得患方的书面同意,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第二,《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疼痛学分册)第三章第四节规定,“胸椎椎旁神经阻滞术”必须在影响显示器引导下进行操作;注药时不可速度过快、压力过大、药量过多;注药后应密切观察患者皮肤感觉变化;术毕应检查下肢感觉及运动情况,并卧床15-30分钟。而事实上被告医护人员实施“胸椎椎旁神经阻滞术”多方面违反了《临床技术操作规范》的规定,尤其是患者出现严重症状时,医护人员没有密切观察和及时处理,延误了抢救时机。
第三,《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第22条第9款规定:“有创诊疗操作记录……应当在操作完成后即刻书写。内容包括操作名称、操作时间、操作步骤、结果及患者一般情况,记录过程是否顺利、有无不良反应,术后注意事项及是否向患者说明,操作医师签名”。而被告医护人员实施“胸椎椎旁神经阻滞术”竟然没有任何相关操作记录。
综上,被告医院存在严重的诊疗过错,应依法承担赔偿责任。
案件经法院审理查明:2010年11月12日,李x因胸痛10天到医院就诊,上午11时,医生初步诊断李x为“胸椎病变待查 ”,处理措施为“诊断性神经阻滞(右t7,t8椎旁神经阻滞)”。12时15分左右,医生为李x进行了治疗。13时08分,李x呼吸停止,脉搏消失,被立即送入抢救室,经抢救无效死亡。
在诉讼过程中,经原告申请,并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法院委托北京x司法鉴定所作医疗过错鉴定。后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医院在对李x的诊疗过程中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医疗过错与患者的死亡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参与度为40%"。鉴定费15 000元由原告预付。医院对该鉴定结论持有异议,书面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鉴定人到庭回答了双方当事人的提问。鉴定人出庭费600元由医院预付。原告对该鉴定结论表示认可。医院对该结论持有异议,认为鉴定结论针对的是脊神经根穿刺术,而医院为李x实施的椎旁神经阻滞术,二者不能混为一谈;该院也在治疗前向患者及其家属进行了口头告知和病历记载,治疗后也做了注射部位的登记,鉴定结论对此视而不见,反而认为医院治疗前后没有文字记载;鉴定结论认为患者死亡原因无法查证,直接因果关系无法确定,又认定医疗过错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其分析过程及结论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医院书面申请重新鉴定,经研究,法院对此未予准许。
原告主张,李x生前发生医疗费712.57元,并提交相应的票据。医院对此表示认可。原告主张,因处理李x的丧葬等事宜发生交通费6 507.13元,并提交部分出租车发票、停车费发票、高速公路通行费发票、购买汽油的发票等。医院对此不予认可。原告主张,处理李x丧葬事宜期间发生住宿费2 600元,发生误工费810元,并提交加盖有x宾馆财务专用章的发票及北京x航空服务公司出具的证明。该证明主要内容为:“李x之子作为原告之一因其父亲去世,故于2010年11月15日至17日请三天丧假,11月12日、18日至19日、22日至24日请事假6天,单位实际扣发其工资810元。其月工资为1 980元”。医院认为住宿费发票中未显示实际住宿人,办理丧事期间的误工费已包含在丧葬费之中。
被告辩称:本案虽经过司法鉴定,但鉴定结论针对的是脊神经根穿刺术,并不是医院为患者实施的椎旁神经阻滞术,所以医院对该结论没有任何认同的理由。医院对患者李x的诊疗行为完全按照临床医疗指南和操作常规施行,未违反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没有任何过错。患者李x在离院后碎死,其死亡与医院的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为此,原告要求医院承担民事责任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故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另查,在立案时,法院经研究决定准许原告缓交案件受理费。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和鉴定结论、票据等在案佐证。
法院认为:2010年11月12日,李x到被告医院处就诊,医生为李x实施椎旁神经阻滞术。当日,李x经抢救无效死亡。根据司法鉴定结论,医院在对李x的诊疗过程中没有尽到告知义务;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与患者的死亡之间存在一定因果关系,参与度为40%。故对因李x死亡而给原告造成的各项损失,医院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医院对鉴定结论持有异议,但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医疗费,原告提交相应的票据,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关于交通费,考虑到原告办理丧葬事宜确需支付一定的交通费用,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因原告提交的票据对应的费用之用途无法逐一确定,故对交通费的具体数额,法院将酌情确定。关于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具体数额法院将依法确定。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具体数额法院将酌情确定。关于住宿费、原告提交办理丧葬事宜期间的住宿费发票,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关于误工费,原告提交办理丧葬事宜期间的误工证明,医院在责任范围内应予赔偿。因该误工证明存在瑕疵,故对误工费的具体数额,本院将酌情确定。综上所述,依照《侵权责任法》第16条、第22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赔偿原告医疗费285.03元、交通费400元、丧葬费10 083元、死亡赔偿金220 954.8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40 000元、住宿费1 040元、误工费320元;
(2)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法院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229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 832元,由原告负担7 099元,被告负担4733元(均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鉴定费15 600元,由原告负担9 000元,被告负担6 600元(原告已交纳15 600元,被告已交纳600元,余额于本判决生效后7日内交纳)。



青岛企业法律管家网由青岛资深律师,山东运策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李瑞庆律师及其团队创建,团队分为公司法律事务纠纷处理团队、婚姻家庭律师团队、房地产纠纷团队、知识产权纠纷团队,团队成员竭诚为广大客户提供专业服务。
青岛公司法律顾问
分享按钮